?

网投最大的平台

网投最大的平台

语种
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
营业厅
掌上营业厅
返回顶部
北京郊区通讯变迁史
2021-09-22 北京日报客户端
分享:

年长一点儿的北京人,或许有过打郊区长途电话的经历,那时候,挂一个郊区长途电话要跑到电报大楼等上半天一天,打通了还算幸运,久等不来无奈心烦销号走人的不在少数。是话务员不尽力吗?不是。面对一张张长话挂号单和焦急的脸,长话营业员恨不能马上接通所有电话,但却常常是事非所愿,话说到嗓子冒烟,半天没工夫喝上一口水,上厕所要有人替,一路小跑,还要忍受个别客户的抱怨甚至谩骂。电报大楼长话营业员李子平长期待客户如亲人,及客户所急,还创造了一套快捷的“李子平操作法”,有效地提高了电话接通率,被评为全国邮电系统劳动模范。但是,在通信水平总体落后的情况下,话务人员的努力也只能暂时缓解接不通、等太久的问题,而不能根本扭转电话通信的落后状况。那么,问题在哪呢?这还得从历史说起。

新中国成立前,郊区只有通州使用着日伪政府安装的300门自动电话,其他区县全部是人工电话,而且容量极少。刚解放时,各县电话设施要么毁于战火,要么被反动当局撤离时破坏,更是少得可怜。这还是县城的电话,县城以外的农村地区,电信设施就更别指望了。新中国成立后,县城的电话逐渐得到扩容,农村地区也建立了多处地方电话站。这些地方电话站一般只有一部10~20门的简易交换机,或者只有一部磁石电话单机。这些电话站并不与电信局的电话网相连,完全由地方政府投资和经营,专供地方政府使用,称为“地方电信”。由于经费和技术力量有限,设备非常简陋,甚至用竹竿代替木杆架线。

1952年10月,中央财经委发布通知,明确规定县城及县城以上的电信由邮电部统一管理,成为国营长途电话或市内电话,县城以下的地方电信成为地方国营农村电话,对社会开放营业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北京远郊区的电话通信,分成了三层结构:郊区长途(与市区通话或区县之间通话)、郊区市话(县城电话)和农村电话。

1955年到1956年,全国农村掀起农业合作化高潮,提出了“乡乡通电话”的目标。在短短的时间内,北京电话局为近郊的南苑、东郊、丰台、海淀、石景山以及远郊门头沟、斋堂、坨里共8个区312个乡装通了电话。在当时,由于这项工程大约需要60吨左右的铜线,也被称为“60吨铜线工程”。在其他远郊区县(当时属河北省邮电管理局)也新建了不少邮电支局和邮电所。尤其是远在门头沟深山区的斋堂乡,技术人员克服了各种困难,在1954年5月建立了斋堂支局,这是远郊第一个使用共电式交换机的支局,使昔日闭塞的深山区终于与外界沟通了信息。

1958年,因人民公社“大跃进”的推动,电话建设目标提升到“队队通电话”。于是农村地区的电话建设向边远山区推进,例如延庆县在1958年之前只有4个乡有电话通达县城,1958年5月,另外18个乡全部通了电话。这一时期是北京郊区电话的一次飞跃。1960年,北京郊区农村电话总容量达到9200多门,人民公社全部通话,97.3%的公社设有邮电所,98.4 %的大队有了电话。

县城的郊区市话在1958年共有3600门,其中通县和门头沟使用自动交换机,其他县城都使用人工交换机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前,郊区市话共有25处局所,交换机总容量7910门,其中自动交换机1600门,共电式人工交换机3280门,磁石式人工交换机3030门,全部用户4800多户。

在郊区长话方面,1958年大兴县首先与市内开通3路明线载波电路,此后各区县陆续开通到市内郊区汇接局的载波电路。1969年,在市内的厂甸南局启用了“118”郊区人工长途台,北京市区的自动电话用户拨叫“118”即可挂发郊区长途电话。郊区用户挂发市区或与其他区县通话,要拨叫本县的人工长途台(自动局为“113”号),由双方话务员进行人工接续。“118”台直到1994年全市程控电话联网形成完整的本地通信网后才彻底停用。

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郊区农村经济的搞活,出现了乡镇企业和农村专业户,他们对通信的需求日益增长,在城里出现的电话供求紧张状况同样出现在广大京郊农村。由于农村的电话基础更落后,所以这种紧张状况更明显。1986年10月,远郊10个区县县城电话全部实现自动接续,淘汰了人工交换机。1988年11月15日,北京市区与远郊区县间全部开通双向直拨自动电话,部分用户可以相互直拨通话,而不必再经过118台转接。尽管如此,郊区支局及农村乡镇的电话建设却处于踏步状态,人工交换机仍占着主导地位。那时农村地区一般只有大队部(后来叫村委会)或较大的乡镇企业才有一部“摇把子”磁石电话,农村根本没有私人住宅电话,村民有急事只能去村委会打电话,各村委会也经常用高音喇叭通知本村村民到村委会接电话。

1990年4月,北京远郊第一个程控局——门头沟电信局开通,安装4000门程控交换机,局号984,拉开了远郊区程控电话建设的大幕。1992年11月28日,密云电信局开通程控交换机。至此,北京远郊10个区县县城全部开通了程控电话,总计开通容量5.3万门,实现了程控电话联网。

在县城开通程控电话的同时,县城以下支局的程控化也大规模地铺开了。那时,程控电话建设已不仅仅是电信部门的事,为保障经济腾飞,各区县政府都把通信建设列入重要议事日程,成立专门机构“程控电话办公室”。为了弥补电信部门资金的不足,区县政府牵头,向企业集资办电话,然后电信局给出资企业免收或少收一定数量的电话初装费作为补偿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1985年至1991年,10个区县建设程控电话共集资8200多万元,这个办法成为郊区电信大发展初期的重要保障。大量的程控电话支局兴建起来,很多地方的农村支局,一直使用着人工摇把子电话,程控电话的开通,使这些地区从原始通信状态一跃而拥有了最先进的通信工具。

世世代代在田野上耕耘的农民热盼电话!电话在广大农民眼里,不光是高品质生活的标志,更是致富的必备条件。“程控电话棚里拽”、“坐在炕头把菜买”成为现实。1995年底,通县成为京郊第一个村村通程控电话的区县,2005年5月31日,全市行政村全部实现村村通程控电话,2008年6月,全市20户以上自然村全部开通了程控电话。至此,全市实现了村村通电话。说来容易做起来难,有些偏远村庄地处深山区,敷设光缆等传输设备几乎不可能,怎么办?电信部门多次实地勘察,最终是采用甚小型卫星地球站(VSAT)的方式接入公用电话网的。

如今,城区与郊区同属一个本地电话网,早已没有了“郊区长途”的概念。京郊大地的通信已经完全与市区水平看齐,与世界水平同步。互联网、宽带网、移动通信、光缆入户在郊区毫不新鲜,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。京郊农民也完全和城里人一样,享受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化生活。

标题为编者添加;原文标题《京郊通讯变迁史 如今程控电话棚里拽 坐在炕头把菜买》,原载北京日报客户端2020年3月31日